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岩沼市 >

灵台周朝的象征王天下的标志

归档日期:10-21       文本归类:岩沼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注释】经始:开始测量营造,后泛指开创事业。灵台:在今陕西西安西北。经:测量、计度、筹划。营:建设。亟:急,迫切。囿(yu):帝王畜养禽兽的园林,汉以后称“苑”。麀(yu):牝鹿。濯濯(zhuzhu):肥美润泽。翯翯(hh):“皜皜(hoho)”,洁白。沼:圆曰“池”,曲曰“沼”,指边缘不规则的小水池。牣(rn):满。虡(j):亦作“簴(j)”,悬挂钟磬的木架两侧的柱叫“虡”,横梁叫“笋”。业:古代乐器架子上的大版,刻如锯齿状,用以悬挂钟磬。枞(cn):枞树。贲(bn):大。镛(yn):大钟。论(ln):通“仑”,排列有次序。辟(b)雍:亦作“辟雝(yn)”,西周天子所设大学。《礼记·王制》:“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頖(pn)宫(亦称‘泮宫’)。”辟雍之名,乃“取其四面周水,圜如璧。”鼍(tu):亦称“扬子鳄”,俗称“猪婆龙”,皮可张鼓。逢逢(pnpn):鼓声。矇(mn):睁眼瞎曰“矇”。瞍(su):瞎子,无眸曰“瞍”。古代乐师常以盲人充任。

  《毛序》说:“《灵台》,民始附也。文王受命,民乐其有灵德以及鸟兽昆虫焉。”但是从诗的本义看,这是一首记述周文王建成灵台和游赏奏乐的诗。有人这样说。可是我更愿意相信朱熹的话:‘灵台,文王所作。谓之灵台,言其悠然而成,如神灵所为也。国之有台,所以望氛祲、察灾祥、时观游、节劳佚也。文王之台,方其经度营表之际、而庶民以来作之。所以不终日而成也。虽文王心恐烦民、戒令勿亟、而民心乐之、如子趣父事、不召自来也。孟子曰、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台、谓其沼曰灵沼。此谓之也’。是表示建台建沼之与民同乐,最后还安置了盲人工作。他们都表现了一点‘民始附也’,民心开始归附文王。这是不是值得歌颂?俗话说的好:民心齐,泰山移。有民心者有天下,不是吗?诗歌里到处都显示了民心所在。正像‘东都会诸侯’是周宣王中兴的代表事物一样,灵台是文王聚天下民心的代表物。也许应说灵台标志着民心所向,它是一个标志性建筑。也许这点正是这首《灵台》最值得炫耀处,也是灵台的历史地位所在。我们切不可低估了这首诗歌的作用,认为只是游园诗歌那么简单。

  再者,建灵台主要目的不在游玩。正义:《大雅·灵台》一篇之诗,有灵台,有灵囿,有灵沼,有辟雍。其如是也,则辟雍及三灵皆同处在郊矣。朱熹说到观天象,察灾祥。建灵台主要为观天象及祭祀,建灵囿灵沼,主要目的是察灾祥,那时的人已经会用动物预报天灾了。最主要的一点是这些地方都和‘辟雍’周朝的大学建在一起,很明显有教学的用处。《韩诗》说“辟雍者,天子之学,圆如璧,壅之以水,示圆,言辟,取辟有德。不言辟水,言辟雍者,取其雍和也,所以教天下春射秋飨,尊事三老五更。在南方七里之内,立明堂於中,《五经》之文所藏处,盖以茅草,取其洁清也”。《左氏》说“天子灵台在太庙之中,壅之灵沼,谓之辟雍。诸侯有观台,亦在庙中。皆以望嘉祥也”。《礼记·王制》天子命之教然后为学。小学在公宫之左,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天子将出征,受命於祖,受成於学。出征执有罪,反,释奠於学,以讯馘告”。《诗·颂·泮水》云:“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多少军国大事在这里进行啊。像这样的台每个诸侯国都有,可以说台一个是国家的象征。所以庶民们才会对建灵台那样积极,因为那是他们国家的象征,周朝的荣耀啊!

  他们绝不是为了玩。观游只是其中一项附带的项目罢了。那也如同今天到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游览,可不是随意玩的哟。更重要的这里还有太庙。

  一曰建台。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毛传曰:神之精明者称灵。四方而高曰台。灵台由开始经营,到经之营之。(都是)庶民用心营造,不日既成。可见民心一斑,民众修建灵台的积极性在聊聊数字中显示出来。正义:《冯相氏》、《保章氏》……又解文王作台之处,故言“文王受命,而作邑於丰,立灵台”。明此灵台在丰邑之都也。《含神务》曰:“作邑於丰,起灵台。”《易乾凿度》亦云:“伐崇作灵台。” 这里给出了起灵台的时间地点。攻之:用心用力干活也。

  二曰建囿。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悠伏。尽管文王一直都在说‘不要着急开始经营’,可是庶民还是不召自来,像儿子为父亲做事一样积极。文王在灵苑,观看群鹿悠闲地俯卧在苑。子来:儿子一样地来。

  三曰建沼。麀鹿濯濯,白鸟翯翯。王在灵沼,於牣鱼跃。麀鹿肥润而有光亮,白鸟洁白而有光泽。文王在灵沼,满沼的鱼儿在跳跃。濯,洗。濯濯:光明貌,肥泽貌。像洗过一样。《诗·商颂·殷武》:“赫赫厥声,濯濯厥灵。”《诗·大雅·崧高》:“四牡蹻蹻,钩膺濯濯。” 毛 传:“濯濯,光明也。”翯,白而肥泽。翯翯,羽毛白而有光泽。牣,满。

  四曰论钟于辟雍。虡业维枞,贲鼓维镛。於论鼓钟,於乐辟雍。钟磬架子唯有枞木做,贲鼓唯有镛来配。若论鼓钟,听乐辟雍。枞:原义枞树。这里《毛传》解为崇牙,有人解为上翘,我以为不妥。还是原义为好。贲鼓:(百度百科)即“鼖鼓”。《周礼·夏官·大司马》:“中春,教振族,司马以旗致民,平列陈,如战之陈,辨鼓、铎、镯、铙之用。王执路鼓,诸侯执贲鼓。”大鼓。《诗·大雅·灵台》:“虡业维枞,贲鼓维镛。” 毛 传:“贲,大鼓也。” 孔颖达 疏:“贲,大也,故谓大鼓为贲鼓。” 我们从上述解释中可以看到:天子用路鼓,路为大。那么,诸侯用的贲鼓再大也不能称为大鼓。。(见插图),这样的鼓算不上大鼓,最起码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翻译。贲,本义:装饰,打扮。如果不好翻译,就原样照搬好了,有时解释太多会混淆或曲解本义的。於论鼓钟,於乐辟雍,下章也有这句,下面再解读吧。

  於论鼓钟,於乐辟雍,鼍鼓逢逢,矇瞍奏公。若论鼓钟,听乐辟雍。鳄鱼皮鼓砰砰,出自瞎子奏公。头两句重复了四章的末尾两句,其用意我不太清楚,只是一种顶针式修辞方法吗?我总觉不仅如此。应该是一种强调,‘若想讨论鼓钟理论,到辟雍去听礼乐。’大概是要强调辟雍是学习礼乐的最好场所,鼓励人们都来学习礼乐吧?敲鳄鱼皮鼓的居然是瞎眼的奏公,这句又是什么意思?国家级的大学里居然有残废人充任乐师,矇瞍奏公,好像不止一个人。像我想的那样,民尽其才?还是想表现民有所养?也许这也是一种民心向背的表现?文王爱民?可能,也许。有些不清楚。

  末章在这样一篇重要诗歌里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我总觉得有些糊涂。总觉得有这感觉:你们都来辟雍学礼乐吧,这里的鼓手奏公还都是瞎子呢。像广告。这和灵台又有何关系?不能再想,越想越不是味儿……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yanzhaoshi/2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