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秋田市 >

男子贷60万养200多条流浪狗 7旬父母打工帮他还债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秋田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成都男子张凯在国企工作,收入稳定,工作清闲,2017年后他开始收容流浪狗,不断地扩大收容规模,养狗耗资巨大,仅靠捐款和收入不足以维持运转,他开始贷款,为此负债高达60万元。今年年初,年近七旬的父母得知他资金链断掉,不得已继续打工,拿出养老金为他还债。

  “我们两个老人有退休工资,如果他不养狗,我们一家能够过上很好的生活,现在我们全家的人都陷进去了,媳妇甚至跟他闹离婚。”张凯母亲黄明淑说,她希望可以通过媒体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进来,或者将狗领养回家,以协助张凯度过眼前难关。

  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乔伟说,他不提倡贷款收容流浪狗,救助流应该量力而行,否则一旦信用破产,狗的情况福利跟不上,还会连累整个收留救助环境,把自己家庭陷入困难境地。

  张凯讲了一个小故事,租过房的联工村面临拆迁,他在池塘看到一只蚂蚁,想拆迁后蚂蚁无处安身,手捧这只蚂蚁带回小区放生。此后每去野外投食,他将食物投一张纸上,次日,纸上布满蚂蚁。“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只狗?”

  在路边采访时,一只狗站在路中间,一辆轿车疾驰而过,他大叫”注意狗”,喊声把车主吓一跳。

  基地的狗不断增加,今年年初,规模达到顶峰,约有300只,分置在三个场所,这些狗狗有两方面来源,一是快活村附近拆迁,入城的村民往往将狗留下。

  “狗狗很念旧情,守着废墟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张凯说,另一方面,自称捡狗的人将狗送过来让他收养,他从不拒绝。

  “我不收留,狗只有流浪。”张凯说,即便后来有些狗被领养,现在基地依然有狗260只左右。

  5月16日下午4点,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快活林6组的小天使动物保护中心基地,这个点,正是张凯的喂狗时间,一个多月前,工人辞职,他不得不每天亲自喂狗。

  看到他来喂食,狗狗一哄而上围着他,叫个不停。“两百多只狗,每天要喂3袋狗粮,40斤装,150元/袋。”张凯说,养狗耗资巨大,他给记者算了每月的花费,三个场所租金3380元,两个工人工资6000元,狗粮13500元。“保守估计怎么都要2万元,前提是狗狗不要生病。”张凯说,为了省钱,他现在学会了给狗打针。

  张凯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元,有3000元交回家。从去年年底,每个月有几千到1万多元不等的爱心捐款,悉数投入进去,都不足以维持基地运转,2017年,张凯在民生银行贷了第一笔款,20万,用于养狗。“当时没想那么多,想着很快就能挣钱还上,除了工资不是还有一个旅行社么?”张凯说,没想到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旅行社疏于管理,营业额仅够发员工工资,他不停地贷款,拆东墙补西墙,不仅向银行和小贷公司贷款,还透支信用卡。截止今年年初,他已负债60多万元。

  过年期间,面对不停的催债电话,他把手伸向了父母的养老金,偷偷从爸爸卡中取走了2万元,在父亲追问下,他道出了资金链断掉的实情。

  “我们知道他在养狗,可是不知道他养那么多狗,已经到了贷款负债的地步。”张凯母亲黄明淑说,她今年69岁,老伴70岁,退休前都是国企职工,退休工资每月三四千元,退休后她在中介房产公司上班,而老伴被聘在一个技术公司。

  “老伴今年70岁,本来想今年不干了好生休息,可为了还儿子的账只能接着干。”黄明淑说,到目前,两人已经累计为儿子还债10万元。

  张凯的一个记账清单显示,他有51万元的贷款,记者在张凯的手机中看到光大银行、交通银行、亚联财、凡普金科等多个金融机构的催款信息。“现在每个月还2万元。”

  5月16日下午4点,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快活林6组的小天使动物保护中心基地,这个点,正是张凯的喂狗时间,一个多月前,工人辞职,他不得不每天亲自喂狗。

  看到他来喂食,狗狗一哄而上围着他,叫个不停。“两百多只狗,每天要喂3袋狗粮,40斤装,150元/袋。”张凯说,养狗耗资巨大,他给记者算了每月的花费,三个场所租金3380元,两个工人工资6000元,狗粮13500元。“保守估计怎么都要2万元,前提是狗狗不要生病。”张凯说,为了省钱,他现在学会了给狗打针。

  张凯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元,有3000元交回家。从去年年底,每个月有几千到1万多元不等的爱心捐款,悉数投入进去,都不足以维持基地运转,2017年,张凯在民生银行贷了第一笔款,20万,用于养狗。“当时没想那么多,想着很快就能挣钱还上,除了工资不是还有一个旅行社么?”张凯说,没想到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旅行社疏于管理,营业额仅够发员工工资,他不停地贷款,拆东墙补西墙,不仅向银行和小贷公司贷款,还透支信用卡。截止今年年初,他已负债60多万元。

  过年期间,面对不停的催债电话,他把手伸向了父母的养老金,偷偷从爸爸卡中取走了2万元,在父亲追问下,他道出了资金链断掉的实情。

  “我们知道他在养狗,可是不知道他养那么多狗,已经到了贷款负债的地步。”张凯母亲黄明淑说,她今年69岁,老伴70岁,退休前都是国企职工,退休工资每月三四千元,退休后她在中介房产公司上班,而老伴被聘在一个技术公司。

  “老伴今年70岁,本来想今年不干了好生休息,可为了还儿子的账只能接着干。”黄明淑说,到目前,两人已经累计为儿子还债10万元。

  张凯的一个记账清单显示,他有51万元的贷款,记者在张凯的手机中看到光大银行、交通银行、亚联财、凡普金科等多个金融机构的催款信息。“现在每个月还2万元。”

  贷款养狗,不是长久之计,张凯心里明白。“从2017年贷款的时候,我就想,等我理顺了空下来我专心挣钱,维持良性发展。”张凯说,可是他却一直在疲于应付基地的各种问题,快活村马上面临拆迁,基地需要再次搬迁。

  “我们想通过媒体呼吁,一方面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进来,另外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更大的场地,建立规范的流浪狗救助场所,让收容、救助和领养循环良性进行。”张凯说,尽可能让狗回归家庭,“实在没有人要的,我负责把它养老送终,把救助当成事业来做,做一辈子。”

  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的乔伟说,他不提倡贷款养狗,救助应该量力而行,忌陷入“收容癖”。他介绍说,张凯两年内收容那么多狗,明显扩张速度过快,狗均居住面积为3平方米。

  “场地不够,救助养殖不规范,没有功能分区,狗聚集在一起,没有办法防疫和消毒,无法控制繁育,狗越生越多,一旦发生疫情,死的可能是十几只甚至上百只。”乔伟说,贷款养狗,救助人一旦还不上款,信用破产,不仅家庭陷于困难的境地,狗狗喂养福利跟不上,还会影响捐款人对救助的信任,破坏整个收容救助环境。“解决的办法是尽快把狗领养出去,把钱还上,让自己回归好的状态,对狗对家庭都好。”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qiutianshi/2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