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99彩票 > 栗原市 >

岩鬆看日本]專訪栗原小卷

归档日期:04-08       文本归类:栗原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白岩鬆:在日本東京一個非常狹窄的巷子裡頭,我們來尋找日本著名的演員栗原小卷,這是一個對於中國影迷來說是35歲以上會非常熟悉的,因為在80年代初《望鄉》和《生死戀》這兩部電影讓栗原小卷成為當時太多中國影迷非常熟悉的一張面孔。我們原本以為我們應該進鐵門進她的工作室去找她,沒想到身后來了一輛車,再仔細一看戴著口罩裡頭的駕車者正是栗原小卷,我們一會會展開談話。

  1978年的秋天,日本電影《望鄉》在中國上映,故事講述的是女學者三谷圭子為研究賣身海外的日本妓女的歷史,與當年的南洋姐阿崎婆相遇。圭子的真誠打動了阿崎婆,這位孤苦無依的老人,向她道出了自己半個多世紀的屈辱遭遇。影片中女學者三谷圭子的扮演者就是栗原小卷,她青春靚麗的形象,溫婉高雅的舉止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當年這部電影在中國上映時引起巨大轟動,栗原小卷也因此成為了家喻戶曉的人物。1979年栗原小卷應邀來到中國,受到了影迷們的熱情歡迎。

  白岩鬆:我相信最初的時候可能《望鄉》進入中國的時候,您也不會特別的去關注它。但是是一種什麼樣的消息,開始不斷的反饋回來。《望鄉》在中國引起了那麼大的關注,包括后來的《生死戀》,這個過程是什麼樣的。人們是怎麼跟你說這兩部電影,在中國已經取得了那麼大的成功。

  1979年由栗原小卷主演的電影《生死戀》在中國上映后立即風靡全國,掀起了一股“栗原小卷熱”,她成為了那個時代人們心目中的偶像。將近三十年過去了,有的人仍然能背出這部影片中的經典對白,有的人至今還珍藏著當年的電影海報。

  白岩鬆:如果說《望鄉》只是一部電影作品深深的打動了人們的話,那麼您的《生死戀》在中國就引起了更多的把您變成了一種他們心中的偶像。那我覺得可能很多的影迷跟現在的影迷是不一樣的,現在的影迷可能會去尖叫,會簽名,或者說非常非常的瘋狂。那個時候您感受到的中國影迷的瘋狂勁,在您的面前是什麼樣的?記憶中還非常非常難忘嗎?

  白岩鬆:我相信這兩部電影所引發的您在中國的被廣泛的這種城市的人群都知道,可能在您的事業當中它不在原來的計劃當中,甚至是一個意外,但是當它發生了過了很多年您再回頭看那段跟中國之間的這種來來往往的時候,它佔什麼樣的分量?那段日子意味著什麼?

  栗原小卷:我覺得電影是一種非常好的藝術形式,它能夠跨越國境時間與空間的界限,能夠分享感動,產生共鳴,是一種非常偉大的藝術。在我剛開始拍攝電影的時候,我沒有想到它能夠帶給我這麼多的感動,我覺得我能參與拍攝《望鄉》這部作品,我是非常幸福的。

  栗原小卷1945年出生於日本東京,6歲開始學跳芭蕾舞,那時她最大的夢想是做一名芭蕾舞演員。18歲時栗原小卷由東京芭蕾舞學校畢業,同年進入“俳優座”演員培訓所學習話劇。從20世紀70年代起,栗原小卷拍攝了《生死戀》、《忍川》、《望鄉》、《莫斯科之戀》和《鄉村教師》等多部頗具影響力的作品,使她成為日本70年代青春文學電影的明星。然而就在電影給她帶來巨大榮耀之時,栗原小卷突然離開銀幕回到舞台,開始出演話劇。她主演的《麥克白斯》曾赴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地演出,獲得成功。

  白岩鬆:剛才您也說了,電影分成三種,藝術的還有社會的,但是還有一個娛樂和商業的。但是您隻選擇前兩點,您要知道現在如果要是像從外表看條件非常好,是具備偶像的這樣的一些年輕的演員。恐怕都會選擇第三種商業或者說娛樂的,您為什麼一定要選擇前兩種?是那個時代還是您自己的一種決定?

  白岩鬆:這20來年我也知道您經常活躍在話劇舞台上,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話劇也許從收入來說不是特別的高。而且非常非常需要較好自己很大的經歷和投入,您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話劇對您的吸引力是什麼?

  栗原小卷:我覺得演電影作品要運用你所學到的東西去發揮,而話劇作品就需要自己有想象力去創造,去挑戰自己的演技,所以我覺得對於一個演員來說兩方面雖然都很難,但兩方面都有必要去涉足都是很有意義的。

  白岩鬆:可能是很多熟悉您的中國人太把您當成就像是自己家庭中的一個成員一樣,他們可能也會非常非常牽挂你。因為好多的中國的朋友都知道您一直因為要從事表演而選擇了單身,那麼如果現在重申做選擇的話,當初還會選擇電影表演還是會選擇家庭或者是婚姻?

  栗原小卷:如果我要是組織一個家庭的話,我相信我自己能夠做一手好飯。做一個好的妻子,成為一個溫柔的母親。但是,像現在這樣與中國的朋友進行交流活動,演好的作品,與影迷們分享感動,為這個社會做一些微薄的貢獻。我也非常喜歡這樣的生活,所以要讓我做出一個選擇是很難的。

  從1979年開始栗原小卷先后20次來到中國,與很多中國演藝界人士結下了不解之緣。1979年在北京舉行的日本電影周開幕式上,趙丹把她介紹給了中國觀眾。1991年栗原小卷接受謝晉導演的邀請在中日合拍的電影《清涼寺鐘聲》裡,塑造了一位老婦人形象,濮存昕飾演她失散多年的兒子。

  白岩鬆:在中國的很多報道裡頭,您的名字跟中國的一些電影人的名字連在一起。像趙丹啊,黃宗英啊,謝晉啊,包括您在辦影展的時候,普存昕也會給您發來賀詞等等。這些和中國電影人交往對您來說只是工作上的交往還是真的已經變成了很難忘記?很難忘記的一種溫暖的友情?

  栗原小卷:我第一次去中國的時候,趙丹、巴金老師等人他們都對我非常好,像黃宗英導演等等,來了很多人。以及濮存昕等演員,他們對我就像家人一樣。他們來日本的時候或者是我去中國的時候,我們都會見面。

  白岩鬆:您和中國之間的這種緣分最初可能是一個意外,因為特殊的事情決定了這兩部電影一下子在中國就轟動。但是后來我發現這個意外就成了您,甚至改變了您。因為之后的那麼長的時間您越來越多的去做很多跟中國和日本有關的這種事情,這是不是一種很主動的這種選擇。

  栗原小卷:以前我就對中國的悠久歷史以及文化藝術非常尊敬,但是我和中國真正開始進行交流還是這兩部電影《望鄉》和《生死戀》給了我這樣一個契機。而且由於這兩部電影在中國受到歡迎。我去中國的時候,人們也都非常熱烈地歡迎我,我對他們非常感謝,這也是促使我做這些事情的一個原因。另外在那之后,我還有幸參與拍攝過一些中日合作的電視劇,出演舞台劇等等。我與中國的很多藝術家有過接觸,在日本我也接待了一些中國藝術界人士,這些都是我后來做的活動。

  多年來栗原小卷一直從事中日兩國友好交流活動,擔任日中文化交流協會常任理事職務。2002年4月,《粟原小卷電影作品展》在北京舉行,放映了6部栗原小卷的代表作品,這是為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在中國舉辦“日本年”正式開幕后的第一項文化交流活動。

  白岩鬆:在您在中國舉辦了您的作品這樣的展映會,有很多都是最具代表性的。但是應您的要求后來又把一個您跟中國導演謝晉合作的《清涼寺鐘聲》排進去了。當時很多的中國導演都很驚訝,說這並不一定是她的代表作,您為什麼一定要在自己作品,這樣的一個展映活動中要把這部影片放進去?

  栗原小卷:謝晉導演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導演,我非常感謝他能夠讓我出演他的作品。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作品,在演這部作品的時候我有三個感觸。第一個就是能夠出演謝晉導演作品的喜悅,另外一個就是中國與日本之間心與心的交流對於電影中所倡導的和平主題,我感到非常尊敬,並且能夠產生共鳴。第三點就是電影作品中表現的是一個日本的孤兒被一個中國的家庭以及社會培養長大的故事,對此我表示感謝。

  栗原小卷:去年是中日文化交流協會成立50周年,我們也舉辦了很多活動。中國的人們也非常熱心地幫助我們,在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的時候也是這樣。我想在35周年的時候,也會有很多的活動,為了這些活動的成功舉辦,哪怕只是微薄之力,我也會去努力做的。

  栗原小卷:對大家關注我的電影,我非常地感謝。剛才正如您所說的我演過很多話劇作品,不過這些還沒有讓中國的朋友看到,這點我感到非常遺憾。我想我以后會在各方面為中日文化交流繼續努力,通過加深我們之間的交流我希望中日之間的友好關系能夠地久天長,我會為此而努力。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liyuanshi/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