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99彩票 > 栗原市 >

中日邦交使者:栗原小卷

归档日期:04-08       文本归类:栗原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她的美丽曾让无数人为之倾倒,她是众多男士心中的“梦中情人”,关于她的影片,我们早在七十年代就曾看过,虽至多只观看过五部,但是二十余年来,她的银幕形象始终映刻在我们脑海中。她就是我们的老朋友--日本著名表演艺术家栗原小卷。

  作为中日友好的文化使者,她12次来华,使中国的观众对她更加的喜爱与熟悉。然而,对于她个人的生活,她的成长经历我们又特别的陌生。她曾经给许许多多的中国观众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同时,也让我们对于这份来自异国的美丽更加充满了好奇。作为《艺术人生》首次邀请的外国艺术家,栗原小卷在中国观众面前真情流露。

  说起栗原小卷的中文译名,我们总觉得那是一个极富诗意与浪漫气质的名字,尤其是小卷这两个字,更让人回味。“在日本这种名字也很少见,日本的女孩子往往叫什么什么子。但是‘小卷’可能就唯我独一份。”谈起自己的名字,栗原小卷颇为自豪,“在中国好像一说小就觉得可爱,但是在日本,‘小’并不意味着可爱,而是有点少见的,是少有的名字。”栗原小卷的名字是她的父亲为她取的,父亲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一个友谊、和平、欢乐的一本小小的卷册。

  很少有人知道,栗原小卷的父亲曾因脑梗塞在中国住过院,他曾在北京广安门医院接受了三个多月的治疗,栗原小卷因为工作的原因,期间只来探望过父亲一次。在《艺术人生》的演播现场,栗原小卷第一次见到了父亲当年的主治医生,我们也有幸从这位医生的口中了解到这位艺术家的父亲。李英教授说:“栗原小卷小姐的父亲住院的时候是1993年6月4日,他是8月17日出院的。当时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自我介绍,他说他是栗原小卷的爸爸,我们当时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对你的父亲不了解,但对您的名字我们久仰大名,而且您的电影我们也看过,而且当时是如痴如醉。栗原先生当时的病情是很严重的,不能走路,要搀扶着。当时左边的腿不能动,左边的手也不能动。住院以后,我们用中药治疗、用针灸治疗、用按摩综合治疗。将近2个多月的样子后就可以走路了。”

  在影片《莫斯科之恋》中,栗原小卷塑造的芭蕾舞演员的形象曾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鲜有人知的是,这位电影演员曾经的梦想却是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我小的时候实际上是学音乐的,主要学习小提琴。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学习芭蕾舞,想当一个专职的芭蕾舞演员。在我的学校里有俄国大剧院的老师在教芭蕾舞,而且教的特别严格。他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师,对我们很关心,并且给我的影响很深。我的艺术人生可以说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芭蕾的训练非常的辛苦,而且需要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训练,而栗原小卷正式开始学习芭蕾的时候已经15岁了。“芭蕾舞一般9岁左右就应该开始学了,但是我学的比较晚,但是因为老师教的特别好,特别得力,所以我用三年的时间学了人家七、八年的内容。”说起天份,栗原小卷坦言,“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天份,但是我知道自己特别喜欢芭蕾舞。我的老师认为我有芭蕾的天赋,所以他说你跟着我学,他一直拽着我。我又拼命的不要辜负他,所以我是一种勤奋型而不是天才型的人。放暑假的时候有两个星期可以休息,但是我从来没有休息过,超过一个礼拜,我就在家里呆不住了,就非得到学校去,去继续训练。老师经常跟我们说,如果一天不练自己会知道,第二天还不练的话,老师就知道,第三天不练的话观众就知道了。我曾在中国的一个纪念馆里面看见过一句话,里面说‘如果不想往前走一步的话,就会退万里’,我想这个意思和我老师教的是一样的。”

  栗原小卷能够成为今天这样一位表演艺术家,还要追溯到当年就读的演员学校。“芭蕾舞毕业以后,我就想作为一个人,作为艺术家,应该使自己能够有一个更大的成长空间,而不是直接成为一个专业的芭蕾舞演员,我自己的能力还不够,那么总得要学点什么,当时我偶然的发现了一个演员学校。我们学芭蕾舞的时候,就说芭蕾是要跟着音乐一起来跳舞。但是不仅如此,而且还要从心里面去理解这个艺术,我就更觉得自己需要学表演,所以我就进了演员学校。如果我要是想当演员去直接去考那个学校的话,说不定还考不上呢。”谈起考入演员学校的经历,栗原小卷滔滔不绝,“考演员学校时,我本不想告诉父母的,但是因为考学校报名要钱,还要交学费,我就悄悄的告诉了妈妈,但是没告诉爸爸。我们家书架上有很多戏剧方面的书,我就自己悄悄的学,然后去考试。在学校学的过程中,渐渐的我就喜欢上了。很多专业演员也跟我在一个班学习,所以我必须拼命学习,否则在班里就跟不上了。那个时候我还不想放弃芭蕾舞,所以每天还必须要坚持练,但两边都想兼顾的话,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而且在上演员学校期间,我接拍了一些电视剧,自己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港口,所以由于这些情况我就放弃了芭蕾。”

  无论是《望乡》、《生死恋》、《莫斯科之恋》,还是《清凉寺钟声》,栗原小卷为我们带来了一份异国的美丽。其实,一部电影就好比在描述着一个个人生,那么,主演了那么多影片的栗原小卷有没有受到电影的影响呢?“人并不是说一生都充满戏剧性,我自己也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人生,但是我的角色使我感觉到自己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人生。演员这个工作使我认识到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能够塑造很多不同的角色,见到很多人,学习到很多东西,而且这个工作永远也没有一个完结,永远是需要学习的,一生一世。所以今后我也要继续学,不仅要向我的前辈学,也要向年轻人学,继续表演各种角色。”

  熟悉栗原小卷的朋友都知道,除了电影,她还多次涉足于戏剧领域,舞台上的栗原小卷与银幕上的她同样光彩照人。“电影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让人们为之感动,但是戏剧强调的是现场的氛围,可以和现场的观众一起来演,只有让现场的观众感动,才算是演出成功。舞台人生,也有令人感动的地方,虽然它不像电影那样可以永远留下来,但是在人们的心里面会永远记住我的演技,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幸福的。”

  作为明星,会不自觉地被更多的人所关注,而明星的个人生活似乎永远是观众心中那个大大的问号。“我演戏、做演员,所以我觉得自己是在活着,自己是在生活,没有戏的时候我就在休息,就是这种感觉。在日本,如果我去演戏,两个月不回家,那么这个家里的丈夫可能就弃家而走了,所以我的爱人就是工作。我自己没有结婚,不知道夫人是什么味道,妈妈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我没有资格给大家讲。但是孩子是宝贝,所以孩子要好好的培养,即使自己有工作也不能光考虑自己的工作,不理孩子,不管家不行。应该好好的把孩子养大、养好,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培养孩子的时候,就要把这些事做好,做周全,因为我自己没有能够实现这样的生活,所以我很遗憾,但是现在为时已晚了。”

  栗原小卷塑造的形象曾经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在看电影的时候留下的许许多多特别美好的回忆在今天依旧清晰。《艺术人生》演播室内到场的观众,有很多都是慕名而来,一位曾在电影院工作的观众讲述了一段自己的故事:“1978年秋天,中国几大城市举办日本电影周,其中有《望乡》等三部影片,我当时在北京大观龙影院工作。当时经理和票房主任,根本不敢到电影院去上班,尾随追票的人追的你是狼狈逃窜,你没有办法。我有一个特好的朋友托我买票,我只能把夜里1点30分的票卖给他,让他来看。他就晚上10点钟先躺下睡觉,然后1点钟上闹钟醒来奔电影院看,看完了3点钟回去再睡两个钟头上班。影迷们当时本来是抱着一种猎奇的态度看《望乡》这部影片的,因为这种体裁在我们电影史上还是极少的,可是当看到影片之后,一下子就被栗原小卷女士大方、清亮的形象和演技吸引住了,从那时就开始了‘栗原小卷热’。所以我们那一代人就对栗原小卷女士的这个形象,至今记忆犹新。栗原小卷女士也用这个形象打动了我们一代中国观众。”

  那个年代发生的一切,在观众心中还那样清晰可见,只因为那个年代给了我们最美好的回忆。一位观众清晰地记得:“当时我家住在西单附近,放映《望乡》时,首都电影的情况是盛况空前,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火’的状况就是,当时的票是1角5分钱一张。我们当时的收入是37元,我已经工作了10多年了,我平均一天的工资是一块多一点。但是就是1角5分的票仍就是买不到,因为一张票能炒到2块钱。有的人三番五次的看,看了四、五遍,回来炫耀。馋得我们非常的难受。我当时工资很低,所以,那个高价票我也买不到,低价票我也排不到,我也买不成,我只好等,等,耐心的等,等到这个电影都已经演了一、两个月了。轮到一级、二级、三级电影院了,这时候我真正的看到了您的电影。我就只看过您的一部电影,以后的电影都没看过,但就这一部电影就给我留下了非常非常深的印象。”

  一位观众在认真的为栗原小卷背诵了一段《生死恋》中的经典对白之后,感触颇深地谈到:“在日常生活的琐碎小事当中,我觉得就像潮水一样,把我们给淹没了,但是我们挣脱的爬上岸了,抽出自己一点可怜的时间,今天荣幸的参加了《艺术人生》为您制作的这期节目,我觉得不为别的,是为了属于自己的一杯心灵鸡汤。感谢《艺术人生》,感谢朱军。”

  即使在日本本土,栗原小卷也是很少接受电视台访问的,这一次做客《艺术人生》,她不仅和喜欢她的中国影迷进行了一次最直接的亲密接触,还在演播现场见到了曾与她合作过的谢晋导演、曾在影片《清凉寺钟声》中饰演她的儿子的方超,演员濮存昕也通过现场大屏幕给这位异国朋友送上了自己的问候。

  在节目的最后,《艺术人生》栏目组将特别准备好的一双精美的芭蕾舞鞋作为礼物送给栗原小卷,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祝愿她能够永远旋转在艺术的舞台上,永远立足于艺术的舞台上,为我们创造出更多更好的精美的艺术作品。(作者 别航程 )

  栗原小卷,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1945年生于东京,自幼学习音乐、芭蕾舞。1963年毕业于东京芭蕾舞学院,同年就读俳优座演员培训所,就读期间,曾演出过NHK电视剧《彩虹设计》。

  1967年出演NHK社会派电视剧《三姐妹》,荣获日本电影制作协会的新人奖。

  1968年出演电视剧《三人家庭》、《凝视》、《风林山火》,获日本广播作家协会奖、第一届日本大奖优秀演员奖。

  1972年主演《忍川》获每日电影竞赛最佳女主角奖,成为日本70年代青春文学电影的代表明星,风靡影坛。

  栗原小卷作为话剧演员也建树很多。她主演的《麦克白斯》曾赴美国、英国、加拿大、荷兰、新加坡等地演出,受到欢迎。(编辑:付刚)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liyuanshi/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