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 栗原市 >

如何评价国产漫画《镖人》中的知世郎?

归档日期:08-19       文本归类:栗原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知世郎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本名叫王薄,自号“知世郎”,是隋末民变领袖之一,而且是第一个举旗的。一生几起几落,三次被张须陀打爆,三次都能东山再起,后来陆续依附宇文化及、窦建德,最后居然成功活到隋朝灭亡,投降了唐朝,一生确实也挺传奇。在评书《隋唐》里也出来打过酱油,四明山十八路反王里的“山东知世王王薄”便是。

  不确定漫画里他是不是能活那么久,而他的克星张须陀至今还没有在漫画中登场。这个人,应该如同他在历史上的作用一样,是来点燃乱世这把烽火的吧。至于怎么评价这个人,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漫画里的形象塑造还是很成功的,只是作者挖了一个很大的坑,要是不能很精彩地圆上的话,我会很失望。

  知世郎身上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某个短篇里面他在三国就已经存在了,但是前面提到他又是在隋朝时期杀人无数挂满人头的菩提树下顿悟的。

  知世郎作为一个人来说已经换了很多个,但是作为一种身份一种思想是一直存在的。可能每当天下大乱都会产生一个新的知世郎?

  并且知世郎可能只是他们其中一个名字。还有别的名字:比如太平道,黄巾军,红袄军,明教,白莲教什么的。

  另外说一个有趣的:历史上山东王薄在隋末唐初的时候自号知世郎(这个名字的来源肯定是他),他写了著名的《无向辽东浪死歌》

  诗歌的文学水平果然很低,大概打油诗水平,但是作为反诗又不是给文人鉴赏的,能让农民们共鸣才是重要的。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这句话如果是真的,那隋朝的灭亡是注定的。

  目前到89话为止,基本想表达的芝士狼,我个人理解不是穿越啊什么的,那些一概是手法,就如杨广变龙一般,这种穿越手法只是表达通过道家思维看清封建皇朝更迭的本质,而“这一代”的芝士狼,貌似想提早两千年提出了,起码,作品故事里的芝士狼,有反封建的苗头,所谓通晓过去未来,也可以理解为只要封建制度不变,你们统治者还能玩出什么花,不就是吃人那套嘛。

  他们知道朝代更迭的本质,他们希望创造众生平等的世界。但他们的理论又无法实现,没有人会为了天下苍生白白的挥洒热血,只要有暴力就一定会产生新的统治者,天下便又进入新的轮回。

  每一代知世郎都失败了,但每一代知世郎都不会放弃,但唯有当人类进化到不为外物而忧时才能达到知世郎理想中的世界。

  必须要向pyq安利《镖人》,一部非常优秀的国漫。作者的分镜和运笔功力都是上上乘,里面的故事改编自隋末,很多情节构思的非常好。最吸引我的一点就是漫画的历史观(知己!)

  漫画中的角色知世郎,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人类社会固有矛盾的拟人化,漫画中说知世郎无处不在,而且他在汉末黄巾军起义中出现,在与张角的对话中把那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改成了“苍天已死,花满天下”。说明作者对这个矛盾是有一定思考的,无论我与作者对这个矛盾的理解有何异同,但是至少有一点是一样的:这个矛盾不在于思想制度如何,在于人。

  从有记载的历史以来,人和人的差距就远远大于动物之间基因的差距(漫画中的人物偶尔会出现天马行空的动物化,尤其是杨广化龙!帅爆!!!),这种差距包括思想、知识、物质、地位等。差距势必需要平衡,维持这个平衡的便是社会思想制度,但是人这种愚蠢又聪明的动物充满了不确定性,就像电影驴得水中铜匠的例子,虽然戏剧,但是绝非少数。

  这种个体在有意识缩小差距的过程中,势必会破坏原有的平衡,达到一定数量后会引起社会的动荡(人不是傻子,但是大多数人意识到差距只能干看着没能力改变,各种人性的恶、嫉妒、吃不饱的怨气都会慢慢堆积,而且会集中到作为社会资源的调配者中央政府,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以上说的铜匠们振臂一呼,新的中央政府出现了,美其名曰少年屠了恶龙)。在中国历史上这个过程还被商鞅变法加剧了,耕战进爵、央权强化,对于当时的秦国而言,极大的挖掘了社会潜力,但是也加剧了以上矛盾。最后商鞅也因此而死,秦统了六国后也没有缓过气来被汉接了盘(记得当时追杀项羽到乌江边的几个汉军骑将原来都是秦军精锐吧哈哈哈哈),初中看到汉朝同姓分封就觉得这不是开倒车吗,但是后来发生了七国之乱以及接踵而至的推恩令,这段历史算是对秦国激进变革的缓冲吧(类似这种缓冲有很多,比如隋的王霸国策刚被唐继承的那段,近代北洋袁凯凯还有宁波奉化某人那段哈哈哈)。从此央权不断强化成了中国历史的一个基调,直到近代省级行政单位分界线还喜欢在文化聚集区划一刀(不过我只实地了解过苏南苏北浙南浙北闽南闽北的情况)

  不好意思扯远了,我们接着说关键的,正是商鞅的耕战进爵让平民看到了希望,也让统治者尝到了甜头,事物总是有两面性的嘛。所以才有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有了后来的一系列如“九品中正”“科举选拔”的人才选拔和教育制度,虽然这些制度为权力服务,但是这些制度确实制造了一批批铜匠,铜匠们构成了历史上一个又一个团体和阶级,此后朝代更替不过换了头号铜匠的姓名而已,而且“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真的没普通老百姓什么事,这个水应该指的是铜匠们。而如今我们已是铜匠们的后代,嗯,整个民族,所以这是我们骨子里疯狂的权力崇拜和大一统思想形成的原因,我们国家的意识形态与很多西方国家不同源于这点,欧洲历史上一直处于分裂形态(偶尔有几次大一统,都太短太特殊,乱七八遭的)。大多数人骨子里就是那种分裂的城邦思想,这种思想虽然让其有些松散和动乱,但是也让他们的文化更加开放,这有利于思想的多元化,在很多领域也更能出成果。而且他们疯狂热爱自己的故土,争狠斗勇,这对现代足球来说能带来更多的球迷基础。这也是我常常说我们足球踢不好,青训搞不起来都TM赖商鞅的原因哈哈哈。

  又扯远了,所以说我觉得历史周期律这个问题,还是要从教育和选拔制度入手,如果一个教育选拔制度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够把所有的孩子培养成一个人,当然,所有的人之间的差距都是“人”的范围内,而不是出现基因级别的差距,那么历史周期律自然没了,知世郎也消失了,也就花满天下了。那么大伙吵吵嚷嚷的那些东西,ZZ的伪善啊,虚假的MZ啊,自然也就没有争吵的意义了,小善即小恶,大善即大恶。但是可惜,这个真的几乎不可能实现吧,站在这个角度也才能体会到一些领导人的不易。今天端午,突然很想再问问屈大夫: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

  在毕设弄得的脑子极度疲惫的情况下胡言乱语了一番,就当休息了,大家看到了就当看个玩笑,不过镖人是真的好看,强烈推荐。祝大家心想事成,端午安康~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liyuanshi/2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