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 登米市 >

日本战国:探题无威家臣作乱大崎家的统治危机

归档日期:05-28       文本归类:登米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大崎家是足利家一门斯波家的分支,可谓足利家当中的名门强支。然而,这个系出名门的家族在十五世纪末至十六世纪初,一直饱受内乱的困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应永七年(一四零零),开家之祖斯波家兼的嫡孙大崎诠持与伊达家一起反抗鎌仓公方统治,为幕府找到了箝制公方府的口实,获幕府任命为奥州探题,从此大崎家便代代世袭同职,成为了陆奥国及出羽国地位最高的领主。

  所谓的“探题”,原意为“政务执行官”,是幕府为辽阔的陆奥、出羽大地增设的一个特别职位。与前身的“奥州管领”职权的分别仍然有很多谜团,但简单而言,“奥州管领”属于临时性质的军事职,只为解决南北朝的内乱,而“奥州探题”(出羽国有“羽州探题”)则是恒久的职位。

  (二)急幕府、朝廷所急,具有权限去指挥各领主负担一种属临时性质,用来资助幕府、朝廷急要用钱时的“段钱税”,再上缴中央。

  (三)应当地领主的要求,向幕府申请赐予官名,提高领主身价及荣誉的代理权。

  靠着这个荣誉及权限,大崎家在名生郡(今.宫城县大崎市)、加美郡(今.宫城县加美町)一带顺利地继续开枝散叶,分治同地区,而大崎家的宗家则以名生郡的名生城(今.宫城县大崎市)为根据地。

  同时,受惠于幕府改变对奥羽地区的统治方针,大崎家得以重新成为奥羽地区的最高领导人,被尊称为“御所”、“殿样”,放眼陆奥、出羽两国,只有同族的山形(最上)家,以及位于南方仙道,同属足利家分支的畠山家和石桥家在身份地位上可以与大崎家相比。

  可是,虽然说大崎家的地位最高,但说到底这些靠的都是幕府的认证以及支持,换句话说,一旦跟鎌仓公方一样,不再获幕府支持,又或者幕府改变了倚重大崎家和最上家来指挥奥羽领主的想法时,大崎家便成为了用完即弃的存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幕府起用其他领主,坐视自己的权威日渐受到削弱。

  而事实上,上述的各种权限大多只限在探题职设立初期,当局势转变,尤其是幕府最为提防的鎌仓公方府不再成为威胁后,情况便不再一样了。到了十五世纪末,失去幕府支持的大崎家终于走向衰落之途。原因之一是由于大崎一族及家臣相继发起叛乱,大大地伤害了大崎家的权威。

  文明六年(一四七四)葛西家发生内乱,葛西家与份属家臣的富泽家爆发战斗(富泽之乱),与葛西家关系不错的大崎家一族及家臣在大崎家还没下令前已经各自行动,前去协助平乱,可见他们已经拥有十分大的自主性及活动自由,探题大崎家充其量就是倚靠“探题”的名位站立在一族、家臣之上,作为盟主及政治上的代表而已。

  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改变之下,久而久之便变成了日常状态,探题大崎家的地位早晚备受质疑。到了长享二年(一四八八),这次终于轮到大崎家内部爆发爆叛乱,家臣之间因为领地边界问题发生争执,更发展成武装冲突,当时探题大崎家的当家大崎义兼无力抚平家臣间的争执,反而成为了家臣指责的众矢之的。无奈之下,义兼只好带着近臣亲自走到邻居伊达家的主城梁川城(今.福岛县伊达市)那里请求借兵平乱。

  作为曾经的“封疆大吏”,大崎家最终弄得要向地位低于自己的伊达家借兵平乱,象征着大崎家的统治已经出现极大的危机。同时,义兼向伊达家借兵一事也代表着奥羽中南部的权力平衡已经生变,伊达家实际上正一步步的爬升到奥羽中部的新星,傲视群雄。

  尝言道“谷底反弹”,然而上述的大崎家内乱却仍然不是大崎家的“谷底”,打击陆续出现。义兼成功向伊达家借兵平乱,暂时平息了家臣间的争执。然而,这也等同向世人展现伊达家的强大,促使家臣以及服属自己旗下的领主考虑要不要择良木而栖。结果上,就是为伊达家的势力之手伸向大崎家控制的名生、加美地区制造了良机。

  即便隐患已成,但是大崎家的“探题”名牌在当时仍然掷地有声,还不至于一下子就完全破产,但在位四十余年,勉强保住家业的义兼在享禄二年(一五二九)病死后,长子高兼等不到接掌当家之位后继承衣,在亡父死去一年后也追随而去,大崎家由高兼的弟弟义直临危受命,接任当家之位。

  可是,义直继位之后与家臣、一族相处的不太顺利,在位的第五年,即天文三年(一五三四)爆发了新一次更大规模的内乱,而且这次大乱使重臣、一族分裂成两派,互相攻击,义直不幸地再次步上父亲的后尘,无法平息争执。无计可施之下,义直学习父亲的方法,再次向邻居伊达家求助。那时候的伊达家在伊达稙宗的带领下积极推动发展,已经将居地由上述偏处山区的梁川,搬到新的根据地──西山城(今.福岛县桑折町)。西山城靠近贯通奥州南北的奥大道,适合稙宗向外扩展进出周边地区。

  现在探题大崎家再次内乱,探题本人又来到伊达家求助,正合稙宗的心意。稙宗很快便出兵帮助义直回归名生城,扫平再次闹事的家臣,恢复了义直的统治秩序。

  不过,稙宗协助平乱后,表面上看来是伊达家从协助关系友好的大崎家平乱,稳住了探题家的名誉,但实际上则是伊达家的影响力进一步覆盖大崎家,刚好肇事的主人公义直时值壮年,却未有子嗣,于是一些头脑清晰的大崎家臣向义直及稙宗提议,让义直收养稙宗的小儿子义宣为养子,作为两家共患难的象征。

  这个提议对于野心勃勃的伊达稙宗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结果,对于大崎义直而言,虽然心有不满,但当前的情势下也只好权宜行事,日后再见机行事。

  大崎家五十年内,两度请求地位低于自家的伊达家出手协助平乱,不但打击了大崎家的自尊以及内部团结,间接成就了伊达家继续获得政治资本,另一方面也动摇了周围原本以大崎家马首是瞻的邻近领主们。

  (一)葛西家 大崎家北邻的葛西家以登米郡寺池城(今.宫城县登米市)为根据地,先祖葛西清重因为在文治五年(一一八九)的奥州之战中奋力协助鎌仓幕府将军源赖朝消灭平泉藤原家,获源赖朝赐予“五郡二保”之地(胆泽郡、磐井郡、江刺郡、气仙郡、牡鹿郡、黄海保、兴田保=今.宫城县登米市、江刺市、气仙沼市、岩手县一关市一带)。因此,早在大崎家来到陆奥之前,葛西家早已在陆奥中部繁衍生息。

  大崎家入主陆奥中部之后,葛西家遵从室野幕府的指令,视大崎家为上司,与大崎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前面提到的“富泽之乱”中,葛西家也是仰赖大崎家的力量摆平乱事,可见两家的亲密关系。

  不过,当大崎家后来自身难保,要靠伊达家帮忙之后,伊达家的影响力也逐渐拉远了葛西家与大崎家之间的距离。长享二年(一四八八)在大崎义兼出逃伊达家的时候,一样受到内乱困扰的葛西家也向伊达家靠拢,更从伊达家那里收养了养子做当家。

  后来两代之后,葛西家再次没有子嗣,于是接受了从当时在位的伊达稙宗讨要儿子过继做当家。大崎家势力低下之中,原本的友好邻邦葛西家也抵受不了逐渐强大的伊达家,与大崎家一样,一步一步的成为伊达家这个新巨星底下的一个配角。

  (二)留守家跟葛西家一样,大崎家南邻的留守家也是先受大崎家影响,后来又因为大崎家衰弱而转投伊达家。

  留守家的先祖伊泽家景在源赖朝消灭平泉藤原家后,获任命为留守奥州的看管职,家名也由“伊泽”改为“留守”,以宫城郡高森城(今.宫城县仙台市)为居城。大崎家入主之后,留守家跟葛西家一样,视大崎家为自己的顶头上司,一直跟随着大崎家。当大崎家有难,获伊达家帮忙的时候,还没有向伊达家靠边,却反过来时刻警戒伊达家的力量渗透过来,视伊达家为影响大崎家权威的威胁。

  如此忠诚拥护大崎家的留守家不久之后也被迫向现实低头。文明年间(一四六九至一四八七)左右,留守家与南邻的国分家闹出边境分界的矛盾,为了增加胜算,留守家当然向大崎家寻求协助,还主动收养大崎家的一族子弟做养子,希望大崎家积极帮助,可是当时的大崎家屡遭内乱打击,根本无法强力支援,只能用外交手段,试图解决两方的矛盾,做为回应留守家期待的行动。

  可是,留守家希望的不是调解,而是全面的胜利,大崎家消极的行动让留守家的亲大崎派颜面尽失,与此同时,另一边重视伊达家崛起的亲伊达派乘机得势,引导留守家放弃对大崎家的幻想,全面改投伊达家的旗下,更将从大崎家收养过来的养子赶回大崎家。

  留守家内的亲大崎派为免自己从此没落,不久后,留守家的当家留守持家后继无人的危机,结果演变成伊达派跟大崎家各推人选争位的局面。最终,伊达派在伊达家强力支持下再下一城,一口气压制了大崎派的反扑,更成功迎接伊达家的子弟过继到来做主君。自此,留守家便一改亲大崎的方针,完全成为了积极配合伊达家行动的领主。

  以上可见,大崎家的衰落已经大大地削弱了自家的权势及威望,地缘政治的发展也越来越对大崎家不利,不过,这不代表大崎家内亲伊达派便成了主流派,上述伊达稙宗之子义宣做世子的提议却引起了大崎家内不少家臣的强烈反对,尤其是不少家臣并不希望伊达家进一步在大崎家增强影响力,既伤害探题大崎家的颜面,收养伊达家的孩子进来当世子,意味着正想找机会从积弱的大崎家独立出来的分家、家臣将受打击。

  讽刺的是,不久后义直便喜获麟儿,即后来的大崎义隆。可以想象,义隆的出生对于大崎家内反伊达的势力而言,简单就是上天赐予的好机会,他们在七年后,待义隆顺利长大后便推动义直废掉养世子义宣的地位,改由更合适的义隆重归世子之位。

  世子问题一出,眼看大崎家又裂走向内乱的边缘,不过,这次伊达稙宗却没办法出手帮忙,因为伊达家当时也陷入内乱之中,自身难保。大崎家一方面被卷进伊达家的内乱,一方面却意外地找到了团结内部的契机。

  话说回来,究竟为什么无名无份,又不是出身名门望族的伊达家能够在当时强势主导该地区的政局,甚至到处帮助领主平乱、成为众家的救星呢?

本文链接:http://buybesthcg.com/dengmishi/1950.html